东莞私募备案申请 私募基金备案 欢迎咨询
  • 东莞私募备案申请 私募基金备案 欢迎咨询
  • 东莞私募备案申请 私募基金备案 欢迎咨询
  • 东莞私募备案申请 私募基金备案 欢迎咨询

产品描述

读:现在一些机构为了卖壳,想出股权代持的方法,这是监管要严厉打击的。同时有些机构为了显示财大气粗,将认缴资本弄得非常大,实缴却很少,协会规定实缴不低于25%。
七、增加对股权架构的要求前一年内变更股权要说明
申请机构应确保股权架构简明清晰,不应出现股权结构层级过多、循环出资、交叉持股等情形。协会将加大股权穿透核查力度,并重点关注其合法合规性。
申请机构应当专注主营业务,确保股权的稳定性。对于申请登记前一年内发生股权变更的,申请机构应详细说明变更原因。如申请机构存在为规避出资人相关规定而进行特殊股权设计的情形,协会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审慎核查。
基金君解读:现在有些私募的股权非常混乱,为了规避监管。监管加大对机构的股权穿透核查力度,要求股权的变更不能太频繁,都是为了防止一些浑水摸鱼的进入私募行业。
八、明确实控定义需穿透到自然人
实际控制人应一致
东莞私募备案申请
那么,你就要问,投资者怎么肯做这么大牺牲,没有流动性也愿意呢?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基金公司能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带来更高回报,而且超额回报高到足以补偿LP投资者的流动性限制,投资者还是愿意干的。也就是说,私募股权基金必须比公募股权基金提供更高的回报,否则投资者不会投资私募股权基金的;在这里,私募股权基金超出公募股权基金的6%~8%收益差,实际上是“流动性溢价”,或者说“不流动性折价”,是对私募股权不能退出这一条款的补偿。
在一些极端情况下,如果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者因为急需而要求退出,还是可以的,但需要接受很高折价。也就是说,他们可以把私募股权基金的股份卖给别人,看别人愿意出什么价了。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哈佛大学捐赠基金就到处找人接盘一些私募股权投资,他们愿意折价一半;也就是,他们愿意把价值100元的投资按50元卖,而且还有商量的空间!这足以说明私募股权的低流动性隐含非常高的流动性溢价。
这么长的锁定期对于很多投资者,哪怕是很富有的个人或公司,都是太久,谁知道未来9到10年里会出现什么情况!就像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其他方面
东莞私募备案申请
如同曾经看项目一样,他从驾轻就熟的行研做起。为了求稳,他的前期准备工作仍在状态下进行,一旦完成他就会辞职全身心投入。
“这件事不一定成功,但我信它是一件大概率会成功的事。”赵跃说,“当我让自己投入到这样的事情当中时,我会得到安全感。”
会做出跟赵跃一样选择的投资经理,心路历程大体是相似的。他们内心深处有野心和抱负,对创业抱有好奇心,稳定并不是当下的首要目标。因为年纪尚轻,也暂未承担家庭的重任,他们仍有试错的资本。
在扛着周期的人当中,也分资金充裕和不充裕两种情况。
前者有如义,他来到现在这家VC机构已经三年多,由于机构的DPI(投资分红率)一直令LP们颇为满意,他是今年为数不多未受到募资寒冬影响的人。但他主看的赛道上半年的融资节奏仍不可避免地放缓了,投资人谨慎、资金向少数头部项目靠拢是一方面,好的项目不如过去数量多是另一方面。
他的工作节奏因此变慢了许多,每周见面的创始人变成五到七个,和繁忙时期相比少了将近一半。
他当然也会产生一些焦虑,“在个人不能保证产出稳定的情况下,一年可能就变成自己感觉停滞不前的状态。”义坦诚的说,“没怎么投,也没怎么学东西,就算机构的状态好一点,可能跟你关系也不大,这一年就这么荒废了。”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绪,他会主动寻找一些更明确的方向感。比如加强投后管理,这样至少能帮到下一轮融资的跟进,或是在项目IPO时让机构有一个更好的露出。再比如开拓新的战场,只是偶尔会遇到创始人告诉他,自己已经被好几位同事接触过了。
“子弹”充足的投资经理是幸运的,他们至少还可以专注在个人提升上,另一些就没这么好运了。
张铭在2013年上半年正式踏入VC圈,因为刚刚创业失败,他选择了一个门槛较低的机构作为起点。开始的半年一切看似顺利,受到老板赏识的他带领团队投出了五六笔一千万额度的案子。
但没过多久,作为机构主要的基
扛周期的大多数
东莞私募备案申请
小张就接着讲,她父亲在河南郑州做房地产,多年下来公司做出了规模,希望一些年后由小张接手,即使她不想做房地产,也可以转型做自己感兴趣的行业,比如私募基金管理或其它金融业务。
但是,两年前小张跟她父亲闹翻,至今还相互不搭理。原因是,小张在大学有个男朋友小王,后来一起到上海读书工作的那几年,两人一直很好,同居在一起。可是,小张的父亲坚决反对她跟小王恋爱、同居,更休想结婚。
原因是,她父亲认为,小王是江西农村人,家里兄弟姐妹好几个,族亲还那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是一波一波地到上海;让小张嫁给小王,等于是嫁给他全家全族。所以,不可能把他的独生女儿嫁给小王!
小张父亲还对她说,“其他什么事都可以答应你,就是你嫁给谁,我必须说了算!”对于这个威胁,小张也不示弱,回应道:“其他什么事我都可以听你的,但是嫁给谁,必须我自己说了算!”小张也说,宁可不要父母的财产,也不能在这一点上让步。
-/gbadbcg/-

http://www.antedz.com

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