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 长春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 长春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 长春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产品描述

人就陷入了利益分配矛盾之中,导致其中一人愤然离开,公司发展随之遭遇重挫。类似的案例在中小私募界很常见。
还有一种情况,中小私募常以基金经理一人为中心,一旦该基金经理离职,整家公司面临实质性停摆。广州的一家私募近便因为核心基金经理有意退出,遭到了其他合伙人的一致反对,双方无奈对簿公堂。
导致该基金经理萌生退意的原因又反映出了中小私募在新成员引进问题上的冲突。一般而言,每个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都有一定的上限,私募一旦发展壮大,其投研能力就会跟不上,此时引进人才尤为关键。有经验的基金经理往往谋求一定的股权激励,这就意味着要稀释公司原有股东的部分股权,牵一发而动全身,通常很难达成有效的解决方案。
遍不高。
私募曾被认为是一个多金行业,在造富神话渲染下,来自公募、券商、保险等各个机构的人士纷纷奔私,希望由此实现财务自由。眼下,随着梦想落空,私募人也纷纷重新思考自己的出路。
有人像李涛一样重新在金融机构谋求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有认清算了自己的产品加入其他私募;还有选择整合,探索公司新方向。
据林绍丰介绍,目前还有不少中小私募虽然没有解散,但是已经将产品清盘,开始尝试拓展一些其他方面的业务如金融知识培训,投资咨询等来暂时度过艰难时期。
一旦投研断档,私募公司要么规模止步不前,要么业绩大概率出现滑坡,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给公司未来的发展埋下了隐患,上述私募目前便因此步入
企业通过直接估值法,无法真实的反映公司真正的估值水平,因此会选择一些行业内相似的可比公司,对自身进行估值。
例如,京东在IPO上市时仍处于亏损状态,同时由于其自身为电商行业,其自由现金流在当时以及未来预期内,并不会呈现非常强劲的增长,如果使用DCF等直接估值方法,其上市时的会很低,无法体现公司真正的价值。
因此,京东在IPO过程中,使用的就是市销率(P/GMV)的相对估值法,参考亚马逊当时的市销率以及GMV水平进行定价。
而我们看到近即将上市的Uber,其估值同样会参考可比公司的情况。
Uber在美国市场直接的竞争对手Lyft于3月29日登陆资本市场。按照目前的规模看,Uber在2018年收入113亿美元,Lyft为22亿美元,Uber约为Lyft的5过1000亿美元。
其实对于各专业金融机构,在对公司进行估值的时候也并不是要计算一个非常准确的数字,更多情况下是要计算一个区间范围,以及通感性分析(scenario ysis)来呈现不同假设情况下的结果差异。
投行或PE机构,通过以上计算出的估值范围,来支持其并购交易价格条款的谈判、IPO股票发行前的路演、以及与投资标的公司定价的谈判过程。(我们从SEC网站
任职机构签署劳动合同。在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提交高管人员重大事项变更申请时,应上传所涉高管的劳动合同及社保证明。
基金君解读:现在一些所谓集团化的私募有多个公司,搞各种,人员非常混乱,比如他的市场总监可能在另一个公司任风控等。新规要求法人以外原则上不应,的也要能够胜任,人员不能超过一半,都是为了防止出现风险。
五、增加私募人数要求,不低于5人
根据《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内部控制指引》,申请机构员工总人数不应低于5人,申请机构的一般员工不得。
基金君解读:私募作为一个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合规风控、投研人员等都是必须的,有些公司却极其简陋,根本无法去做投资管理。
六、增加出资人、实控人要求,包括严禁股权
长春私募备案
兑”、高风险产品,多数时候投资者出现投资损失,只能够自己承担风险。但是,若私募基金管理人存在违法犯罪行为(比如挪用基金资产导致的亏损、虚构投资标的等)或者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存在违规销售行为,则另当别论。一旦出现违法违规问题,相关监管部门应该保护投资者相应权益,追究相关机构的法律责任。
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未来还有多大的发展空间?陈嘉宁直言,第三方财富管理机“闭着眼睛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未来如何让用户在你这里买产品?如何拥有券商、银行、基金、信托等不具备的差异化优势?对比国外成熟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可以发现,要想活下去且活得好,就必须提供专业化、定制化的服务。
但显然,投资者信心的修复尚需一个漫长的过程。“在那些包装靓丽的理财产品背后,很可能就躲着一个可怕的对手方。”给自己定下了新的投资贷款也好,似乎都是富人才能沾边的。腾讯股票十几年翻几百倍甚至更多,这当然给有钱人提供大赚特赚的机会,但你要有钱才能享受这些机会,跟没关系。难道用钱赚大钱的机会不会加剧贫富差距吗?
那么,金融发展特别是资本市场到底是恶化收入差距,还是拉平收入分配结构呢?金融难道不是富人俱乐部吗?
小张的烦恼
2011年,在纽约参加一个大会,一位中南大学校友小张聊起她的工作,说她从中南大学读完本科,在上海读了两年研究生,工作一段时间后又去纽约读MBA。读完MBA,在纽约一家私募股权基金工作,负责分析医疗和互联网行业的投资机会。
有属于他们的高光时刻让未来可期。
无可避免的天花板
就算有足够的努力和运气,扛过周期的投资经理还会面对新的现实问题。
在一家PE、VC机构中,为常见的职级体系有分析师(投资助理)、投资经理、投资总监(投资经理)、合伙人四个层级,薪酬水平随着资历的上升不断增长。
据环球企业家的一篇报道,一位曾经为创投机构设计薪酬体系的人士表示,一家基金的人力成本支出可能占到60%至70%,而在整个薪酬结构中,合伙人又将占到50%以上,留给投资经理的空间并不大。
一名普通的投资经理的薪酬大致分为三个部分,固定
本文将以这笔交易为例,结合机构有限合伙人协会ILPA于2019年4月新发布的《GP主导型基金重组交易指南》(ILPA Guidance on GP-led Secondary Fund Restructurings),梳理GP主导型基金重组的主要内容和注意事项。
一、GP主导型基金重组的四类参与方
GP
主导基金重组的GP是原基金的管理团队,一般也会继续管理重组后的基金。GP发起基金重组,往往是由于基金即将到期,但投资组合却未到佳退出时机。因此,为了让未退出资产价值大化,GP发起交易,将原基金中未退出的投资组合以出售的方式转移到一只新基金中,新基金叫做延续型基金(Continuation fund)。后,Nordic七号基金中剩余的投资组合将全部转移到延续型基金Nordic CV1基金中,这只新基金仍由Nordic Capital管理,投资期为五年。
这意味着GP有了五年的额外时间来慢慢退出这九个项目,实现剩余投资的大价值。据Nordic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Kristoffer Melinder称,Nordic七号基金的未退出投资因这笔交易而获得了增值,甚至因此成功完成了一场并购。
收购方LP
GP主导型基金重组的本质是基金中剩余投资组合资产的出售,因此在早期时也被直接叫作资产出售(Asset sale)。选择收购的可能是S基金、
如同曾经看项目一样,他从驾轻就熟的行研做起。为了求稳,他的前期准备工作仍在状态下进行,一旦完成他就会辞职全身心投入。
“这件事不一定成功,但我信它是一件大概率会成功的事。”赵跃说,“当我让自己投入到这样的事情当中时,我会得到安全感。”
会做出跟赵跃一样选择的投资经理,心路历程大体是相似的。他们内心深处有野心和抱负,对创业抱有好奇心,稳定并不是当下的首要目标。因为年纪尚轻,也暂未承担家庭的重任,他们仍有试错的资本。
在扛着周期的人当中,也分资金充裕和不充裕两种情况。
前者有如义,他来到现在这家VC机构已经三年多,由于机构的DPI(投资分红率)一直令LP们颇为满意,他是今年为数不多未受到募资寒冬影响的人。但他主看的赛道上半年的融资节奏仍不可避免地放缓了,投资人谨慎、资金向少数头部项目靠拢是一方面,好的项目不如过去数量多是另一方面。
他的工作节奏因此变慢了许多,每周见面的创始人变成五到七个,和繁忙时期相比少了将近一半。
他当然也会产生一些焦虑,“在个人不能保证产出稳定的情况下,一年可能就变成自己感觉停滞不前的状态。”义坦诚的说,“没怎么投,也没怎么学东西,就算机构的状态好一点,可能跟你关系也不大,这一年就这么荒废了。”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绪,他会主动寻找一些更明确的方向感。比如加强投后管理,这样至少能帮到下一轮融资的跟进,或是在项目IPO时让机构有一个更好的露出。再比如开拓新的战场,只是偶尔会遇到创始人告诉他,自己已经被好几位同事接触过了。
“子弹”充足的投资经理是幸运的,他们至少还可以专注在个人提升上,另一些就没这么好运了。
张铭在2013年上半年正式踏入VC圈,因为刚刚创业失败,他选择了一个门槛较低的机构作为起点。开始的半年一切看似顺利,受到老板赏识的他带领团队投出了五六笔一千万额度的案子。
但没过多久,作为机构主要的基
扛周期的大多数
同意后,新的关键人才能重新开始投资活动。因此,基金重组就为不接受新关键人的LP提供了选择退出的机会。
而现在,GP主导型基金重组变得更加主动、致力于为有需求的GP和LP提供解决方案。无论是GP,还是LP,都能通过基金重组获益。对GP来说,能更好地管理资产组合,既满足部分投资者的变现需求,又能大化剩余资产的价值。对LP来说,可以解决流动性需求,或者通过重组后的基金获得更大的利益。但另一方面,GP主导的基金重组交易要求参与交易的各方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操作不好还会有损声誉。如果GP在交易中与收购方达成协议,要求收购方投资GP的下一只基金,则还有可能损害原基金LP的权益,造成利益冲突。
2018年4月,Coller Capital正式宣布完成一笔GP主导型基金重组交易,发起方是Nordic Capital,这笔交易被誉为史上大的一笔GP主导型基金重组。这次交易成功后,欧美不少规模和质量的GP都开始考虑类似交易。
据记者了解,今年年初不止一家投资机构释放出“捂钱过冬”的信号,甚至有管理层直接宣布“KPI减半”的指令,引导投资经理们少看项目少投资,把工作重心转移至项目的退出上。许多收到指令的投资经理对此大呼“没意思”。
但曾经也出现过长夜之后黎明降临的时期。
2004年,随着一次泡沫洗礼后,中国互联网迎来上市“窗口期”,空中网、51job、金融界等多达8家互联网企业集中赴美上市。2013年的后一天,A股市场历时四百天的史上长IPO暂停宣布结束,“积水”已久的IPO堰塞湖终于等来疏通的机会。
示担忧
与总规模相比,更值得注意的是可投资金,也就是说所谓“干”(dry powder)。黑石到2019年6月底,手中握有的“干”达到的1503亿美元。这又是一个创下新纪录的数字,折算成币已经超过万亿元。在2018年末,黑石的干还仅为1129亿美元。
KKR手中的可投资金在2019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但仍规模庞大。截至2019年6月30日,KKR的私募业务线可用于新交易投资的、剩余资本承诺规模为463亿美元。在2018年底这一数字为482亿美元。KKR表示,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基金投资的规模超过了募集新资本的规模。
另外KKR还强调,管理资产(收取管理费的部分)中约78%自成立以来至少8年内无需赎回,为KKR提供了追加投资和选择退出机会的灵活性。
但巨头们对未来走势并不太乐观。
几家PE均在财报会上表达了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担忧,认为贸易保护抬头导致全球各地易摩擦升级,增加了未来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不稳定,有可能影响PE行业未来的业绩。具体到资本市场上,在募资和退出两端,这些大PE们都表示担忧。
募资方面,凯雷表示,虽然凯雷期待在2019年下半年募集新的基金,不过与过去几年相比,凯雷的整体募资速度将会有所放缓。KKR则提醒,未来新基金的募集中,可能无法复制过去的成功。
退出上的担忧更甚。KKR直言,“具有挑战性的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会对KKR退出、从投资中实现价值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并导致低于预期的回报。
首先是股票市场,KKR认为,美国和全球股票市场的走势和流动性不佳,特别是IPO市场的低迷,会影响KKR投资组合的估值和实现成功退出的能力。
其次是并购。KKR认为,在融资难度、成本过高的情况下,要寻找到能够筹措足够基金购买KKR投资组合的买家,可能会更加困难。凯雷也认为,与

-/gbadbcg/-

http://www.antedz.com

产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