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 南昌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 南昌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 南昌私募备案 私募基金备案

产品描述

人就陷入了利益分配矛盾之中,导致其中一人愤然离开,公司发展随之遭遇重挫。类似的案例在中小私募界很常见。
还有一种情况,中小私募常以基金经理一人为中心,一旦该基金经理离职,整家公司面临实质性停摆。广州的一家私募近便因为核心基金经理有意退出,遭到了其他合伙人的一致反对,双方无奈对簿公堂。
导致该基金经理萌生退意的原因又反映出了中小私募在新成员引进问题上的冲突。一般而言,每个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都有一定的上限,私募一旦发展壮大,其投研能力就会跟不上,此时引进人才尤为关键。有经验的基金经理往往谋求一定的股权激励,这就意味着要稀释公司原有股东的部分股权,牵一发而动全身,通常很难达成有效的解决方案。
遍不高。
私募曾被认为是一个多金行业,在造富神话渲染下,来自公募、券商、保险等各个机构的人士纷纷奔私,希望由此实现财务自由。眼下,随着梦想落空,私募人也纷纷重新思考自己的出路。
有人像李涛一样重新在金融机构谋求一份稳定的工作;也有认清算了自己的产品加入其他私募;还有选择整合,探索公司新方向。
据林绍丰介绍,目前还有不少中小私募虽然没有解散,但是已经将产品清盘,开始尝试拓展一些其他方面的业务如金融知识培训,投资咨询等来暂时度过艰难时期。
一旦投研断档,私募公司要么规模止步不前,要么业绩大概率出现滑坡,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给公司未来的发展埋下了隐患,上述私募目前便因此步入
担、庞氏,欺骗监管机构,逃避监管,混淆“私募基金”和“非法集资”的界限,辅以花样翻新的作案“套路”和误导性宣传、虚假宣传,极易群众上当受骗,严重威胁群众“钱袋子”。
从本质上讲,这些机构已经不是私募基金,而是“伪私募”,是“非法集资”,是“金融”;这些机构所引发的风险已经脱离私募基金风险的范畴,转而成为涉众型经济犯罪的风险。然而,当下“伪私募”的存在却还有着根深蒂固的社会土壤:一方面,我国社会整体诚信水平不高,容易滋生刻意甚至是精心策划的金融,一些动机不纯的私募机构往往从事欺诈、不法行为及其他投机行为。融资方也不乏恶意逃废债、失联跑路等威胁投资者资金安全的行为;另一方面,我国私募基金投资者85%为自然人投资者,是协会的职责和使命。此次新版《登记须知》作为协会进一步加强自律管理的举措之一,有助于引导全社会正确理解登记备案的制度本义,通过透明的制度标准、明确的行为准则和有效的监测监控及自律处分,保障市场主体之间的博弈秩序和博弈环境。
二是推动塑造行业合规生态,树立市场诚信机制。新版《登记须知》通过公开审核标准,提高审核透明度,为机构合理展业明晰标准,有助于推动行业以信用立身,守住行业道德底线,从源头上遏制侵害投资者权益风险的发生,建立健全市场诚信机制,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三是促进优胜劣汰,完善行业分层分类管理。当前,部分机构重复登记或虚假登记,增加了自身登记时间成本,也占用了有限的审核资源。新版《登记须知》通过强化集团类机构主体资格责任、明确高管及从业人员合规性与专业性要求等,为内部治理稳健、配备专业团队并存在切实展业需求的优质机构提供了更大的展业空间,有助于改善行业构自然人投资者对私募基金性质特点和风险收益特征认识理解存在一定偏差,对私募机构和融资项目了解不充分,对信息披露监督较少,刚性兑付预期根深蒂固,私募投资者的不成熟也给违
任职机构签署劳动合同。在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提交高管人员重大事项变更申请时,应上传所涉高管的劳动合同及社保证明。
基金君解读:现在一些所谓集团化的私募有多个公司,搞各种,人员非常混乱,比如他的市场总监可能在另一个公司任风控等。新规要求法人以外原则上不应,的也要能够胜任,人员不能超过一半,都是为了防止出现风险。
五、增加私募人数要求,不低于5人
根据《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内部控制指引》,申请机构员工总人数不应低于5人,申请机构的一般员工不得。
基金君解读:私募作为一个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合规风控、投研人员等都是必须的,有些公司却极其简陋,根本无法去做投资管理。
六、增加出资人、实控人要求,包括严禁股权
有属于他们的高光时刻让未来可期。
无可避免的天花板
就算有足够的努力和运气,扛过周期的投资经理还会面对新的现实问题。
在一家PE、VC机构中,为常见的职级体系有分析师(投资助理)、投资经理、投资总监(投资经理)、合伙人四个层级,薪酬水平随着资历的上升不断增长。
据环球企业家的一篇报道,一位曾经为创投机构设计薪酬体系的人士表示,一家基金的人力成本支出可能占到60%至70%,而在整个薪酬结构中,合伙人又将占到50%以上,留给投资经理的空间并不大。
一名普通的投资经理的薪酬大致分为三个部分,固定
本文将以这笔交易为例,结合机构有限合伙人协会ILPA于2019年4月新发布的《GP主导型基金重组交易指南》(ILPA Guidance on GP-led Secondary Fund Restructurings),梳理GP主导型基金重组的主要内容和注意事项。
一、GP主导型基金重组的四类参与方
GP
主导基金重组的GP是原基金的管理团队,一般也会继续管理重组后的基金。GP发起基金重组,往往是由于基金即将到期,但投资组合却未到佳退出时机。因此,为了让未退出资产价值大化,GP发起交易,将原基金中未退出的投资组合以出售的方式转移到一只新基金中,新基金叫做延续型基金(Continuation fund)。后,Nordic七号基金中剩余的投资组合将全部转移到延续型基金Nordic CV1基金中,这只新基金仍由Nordic Capital管理,投资期为五年。
这意味着GP有了五年的额外时间来慢慢退出这九个项目,实现剩余投资的大价值。据Nordic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Kristoffer Melinder称,Nordic七号基金的未退出投资因这笔交易而获得了增值,甚至因此成功完成了一场并购。
收购方LP
GP主导型基金重组的本质是基金中剩余投资组合资产的出售,因此在早期时也被直接叫作资产出售(Asset sale)。选择收购的可能是S基金、
参考上述数据,管理规模2个亿的私募,按照1.5%的标准,每年收取管理费为300万元,才能刚好勉强做到盈亏平衡。
如果创始人管理资金的经验不足,则需要配备的投研、交易等人员会更多,成本自然水涨船高。
事实上,大部分私募的管理规模甚至连1个亿规定,私募基金募集机构要严格履行投资者信息核查、产品风险等级划分、风险测评问卷和基金合同重设等义务。
新规实施后,中小私募由于此前人员储备不足,系统建设主要依托第三方外包实现,为了规范流程,还需要增加专业人员,设置适当性管理岗位等,新增支出在其总支出中占比较大,合规成本大幅增加。私募们不得不努力提供更为的服务,配备更多的营销服务人员,同时积极拓展营销渠道,营销方面的支出随之大幅增加。
一方面是行情低况下分成收入的增长乏力,一方面是不断上扬的各类成本支出,收支两边的不平衡让中小私募经营压力倍增。
风格漂移之患
投资风格漂移是私募发展面临的又一大阻碍。
风格快速轮动是A股市场一大特色,但是每个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能力圈,很难兼顾各类风格,其管理的产品业绩免不了有所起伏。
易联达资产基金经理刘斌指出,多数中小私募擅长做中小成长股,然而去年面对小盘股回调,初大家倾向于坚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
另外,在激烈竞争中,公司营销成本同样与日俱增。
宏信证券FOF负责人林绍丰透露,目前国内一家大型券商已经全面收紧了代销私募客户的筛选标准,不仅要看其业绩表现和团队情况,
如同曾经看项目一样,他从驾轻就熟的行研做起。为了求稳,他的前期准备工作仍在状态下进行,一旦完成他就会辞职全身心投入。
“这件事不一定成功,但我信它是一件大概率会成功的事。”赵跃说,“当我让自己投入到这样的事情当中时,我会得到安全感。”
会做出跟赵跃一样选择的投资经理,心路历程大体是相似的。他们内心深处有野心和抱负,对创业抱有好奇心,稳定并不是当下的首要目标。因为年纪尚轻,也暂未承担家庭的重任,他们仍有试错的资本。
在扛着周期的人当中,也分资金充裕和不充裕两种情况。
前者有如义,他来到现在这家VC机构已经三年多,由于机构的DPI(投资分红率)一直令LP们颇为满意,他是今年为数不多未受到募资寒冬影响的人。但他主看的赛道上半年的融资节奏仍不可避免地放缓了,投资人谨慎、资金向少数头部项目靠拢是一方面,好的项目不如过去数量多是另一方面。
他的工作节奏因此变慢了许多,每周见面的创始人变成五到七个,和繁忙时期相比少了将近一半。
他当然也会产生一些焦虑,“在个人不能保证产出稳定的情况下,一年可能就变成自己感觉停滞不前的状态。”义坦诚的说,“没怎么投,也没怎么学东西,就算机构的状态好一点,可能跟你关系也不大,这一年就这么荒废了。”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绪,他会主动寻找一些更明确的方向感。比如加强投后管理,这样至少能帮到下一轮融资的跟进,或是在项目IPO时让机构有一个更好的露出。再比如开拓新的战场,只是偶尔会遇到创始人告诉他,自己已经被好几位同事接触过了。
“子弹”充足的投资经理是幸运的,他们至少还可以专注在个人提升上,另一些就没这么好运了。
张铭在2013年上半年正式踏入VC圈,因为刚刚创业失败,他选择了一个门槛较低的机构作为起点。开始的半年一切看似顺利,受到老板赏识的他带领团队投出了五六笔一千万额度的案子。
但没过多久,作为机构主要的基
扛周期的大多数
了B+轮融资,获得了1.5亿美元的新投资,其中美国大的投资管理集团之一贝莱德(BlackRock,又称黑岩)投资1.25亿,投后估值达到29亿美元。
无论是投行对Uber IPO给出的估值,还是私募股权基金(PE)对瑞幸给出的估值,他们俩高估值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点——处于亏损状态。Uber更是在其招股书风险披露章节中写到公司可能永远无法盈利。
深响在过往对很多上市公司、Pre-IPO公司、创业公司的报道中发现,很多账面盈利的公司,整体估值水平一般,反而是很多持续亏损甚至长期无法看到盈利希望的公司,投行以及PE/VC等却给出了很高的估值。
到底是什么样的估值方法、理论基础使这些专业金融机构对不同的公司给出不同的看法?
深响尝试用浅显的语言,通过剖析估值的理论基础、估值方法、案例分析以及实操场景等,揭秘复杂工具在实际交易中的应用。
南昌私募备案
示担忧
与总规模相比,更值得注意的是可投资金,也就是说所谓“干”(dry powder)。黑石到2019年6月底,手中握有的“干”达到的1503亿美元。这又是一个创下新纪录的数字,折算成币已经超过万亿元。在2018年末,黑石的干还仅为1129亿美元。
KKR手中的可投资金在2019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但仍规模庞大。截至2019年6月30日,KKR的私募业务线可用于新交易投资的、剩余资本承诺规模为463亿美元。在2018年底这一数字为482亿美元。KKR表示,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基金投资的规模超过了募集新资本的规模。
另外KKR还强调,管理资产(收取管理费的部分)中约78%自成立以来至少8年内无需赎回,为KKR提供了追加投资和选择退出机会的灵活性。
但巨头们对未来走势并不太乐观。
几家PE均在财报会上表达了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担忧,认为贸易保护抬头导致全球各地易摩擦升级,增加了未来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不稳定,有可能影响PE行业未来的业绩。具体到资本市场上,在募资和退出两端,这些大PE们都表示担忧。
募资方面,凯雷表示,虽然凯雷期待在2019年下半年募集新的基金,不过与过去几年相比,凯雷的整体募资速度将会有所放缓。KKR则提醒,未来新基金的募集中,可能无法复制过去的成功。
退出上的担忧更甚。KKR直言,“具有挑战性的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会对KKR退出、从投资中实现价值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并导致低于预期的回报。
首先是股票市场,KKR认为,美国和全球股票市场的走势和流动性不佳,特别是IPO市场的低迷,会影响KKR投资组合的估值和实现成功退出的能力。
其次是并购。KKR认为,在融资难度、成本过高的情况下,要寻找到能够筹措足够基金购买KKR投资组合的买家,可能会更加困难。凯雷也认为,与
在2012~2013年间,有两次出差到郑州,见到小张父亲。张总真是不容易,出生书香门第,但是他自己对做学问兴趣不大,感觉商业带来的成就感可以更快、更具体,而学问的价值既看不见,又不知道何年哪月管用。1999年,他开始做房地产,在郑州、开封做了多个商品房项目,十几年下来大概积累了六七亿的财富,的确很成功。
张总说起女儿就掉泪,“她男朋友家里那么穷,不就是看到我们家的财吗!我就一个女儿,我跟她妈妈又不花什么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赚的钱,不就是后都要给她吗!其他没任何要求,但是她嫁给谁,这个必须我说了算!”
我说,“张总,其实,我们这些做父亲的,不就是希望子女过得幸福吗。如果是这样,给她留下很多钱但又迫使她跟不喜欢的人结婚,那结果会怎样呢?那互相矛盾呀。退一步讲,小张已经29岁了,虽然你把他们拆散两年,可她实际上更加留恋前男友了。指望她认识、接受另一个男朋友,可能也不太现实。”
两次谈下来,张总对小王的态度开始缓和很多,开始强调,他们可以结婚但必须要签好婚前财产证明,小王不能动用张家的钱!
我也劝小张多理解她父亲,试着跟他电话联系。我知道,不管怎样,不会有父亲不愿听到女儿的声音的。
到2015年春节的那一天,突然收到张总的短信:“向陈教授拜年!知道我跟爱人在哪里过年吗?跟女儿和女婿在上海过年!”
小张和小王在2014年结婚了。同
“中国风险投资之父”成思危在1998年代表民建提交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国内风险投资受到推动,机构开始纷纷建立。
此后十年之间,PE、VC领域仍主要掌握在美元基金和少数本土机构手中,前者有如IDG、英特尔投资、霸菱投资,后者则以深创投、联想投资为代表,行业还未正式迎来爆发期。
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在深交所上线,首批28家公司集体上市,首日平均涨幅达106%,一级市场的退出通道终于被大限度地打开。往日的PE/VC机构开始尝到甜头,仅深创投一家就有4家被司在创业板上线首日IPO。
比如:
“IPO找什么大投行?我们这有现成的壳!上市费用低、时间短。”
“找‘打手’搞上去,时机成熟再做个增发,一鱼两吃。”
“资金55开,没钱可以借你,一站式服务。”
……
作为投资者,以上“耸人听闻”的话术,你可曾见识过?
这不是影视剧中的桥段,而是一个特殊中概股圈层里的。
在这个圈层内,造壳、反向收购、低价上市、联合坐庄、增发、高位……这些环环相嵌的资本运作手法,一并构成了中概股灰色市值管理的套路玩法。
1. 从造壳到低价上市
因为这些SPAC通常都是以信托基金形式,先在纳斯达克主板完成了上市;故而在反向借壳之前,其账上实际已有发行普通股募集到的3000万到1亿美元资金。
这种模式起源于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起初用于矿业公司的并购。1993年,美国证券公司GKN(EarlyBirdCapital早鸟资本的前身)将其引入本国资本市场。2008年金融危机后,SPAC壳公司可以直接登陆主板,而不再限制于OTC(场易市场)进行场易。
以上玩法为什么有市场?因为对部分待上市的公司来说,好处多多:
1)SPAC本身已经是主板上市公司,完成反向并购后,经营实体即实现上市目标,时间较短、可控;

-/gbadbcg/-

http://www.antedz.com

产品推荐